首页
>新闻>媒体看济南
人民日报关注济南 :决胜2020:风光正好三涧溪
发布日期:2020-07-16 09:52 信息来源:人民日报
信息来源:济南市政府门户网站
浏览次数: 字体:【

2019年10月1日,北京天安门广场,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盛典现场。群众游行活动开始了,十万群众、七十组彩车,组成三十六个方阵,广场成为欢乐的海洋。三十三号彩车上,一位中年女性,英姿勃发,挥舞鲜花。她叫高淑贞,是济南市章丘区双山街道三涧溪村党委书记。

此时,高淑贞心潮澎湃,耳畔响起习近平总书记的谆谆教诲。2018年6月14日,习近平总书记视察三涧溪村时语重心长:要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,选好配强党组织带头人,发挥好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,为乡村振兴提供组织保证。

高淑贞勇担当,真抓实干,奋发有为,敏锐把握机遇,顺势而为发展。三涧溪村脱贫致富,村集体净资产上亿元,人均年收入二点八万元,荣膺“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”“全国平安家庭创建先进单位”“全国妇联基层组织建设示范村”等殊荣。2019年底,又被评为“全国乡村治理示范村”。

涧溪春晓,风光正好。

下马威

初夏的早晨,田野满目葱茏,空气湿润清新,暗香浮动。高淑贞骑着摩托车,在公路上奔驰。

这是2004年6月2日,高淑贞到三涧溪村走马上任的第一天。新官上任,这样的早晨,本该意气风发,但昨晚那个下马威,影响了她的心情。

三十九岁的高淑贞,原是乡村教师。几年前,东太平村选不出村支书,上级派她去。治理四年,村庄甩掉穷帽子,成为先进村。回校任教刚两年,又领命来到三涧溪村。

三涧溪是大村,一千一百多户,三千三百多人,分三个庄:东涧溪、西涧溪、北涧溪。三涧溪曾经“阔”过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村办多家厂,年赚上百万,集体家底厚,村民生活富,是远近闻名的先进村。后来,因种种原因,村子衰落了,人心一盘散沙,班子软弱涣散,村支书六年换六任,最短干七天。

昨天晚上,街道领导领着她,来村里宣布任命。谁想,全村党员,来了刚过半数。交接时,只有一张收支表,写着几笔应收款,实际收入为零,负债八十多万元!

高淑贞表态:“我是三涧溪的媳妇,一定会全心全意干好,希望大家支持我。”

话音未落,有人反问:“你带来多少钱?能给村干啥?”

有人泼冷水:“谁也治不了,神仙来了也白搭。”

有人起哄:“哼,有好戏看喽,看她咋哭的!”

不到半小时,会议草草结束,众人一哄而散。

想起昨晚的不愉快,高淑贞心里较上劲儿了:瞧不起我?好!你们等着,咱们比试比试!

换班子

接连几天,高淑贞忙着串门,先到熟悉人家,再去左邻右舍。摸了一遍底,心里有了谱。脱贫致富,关键在人,要把村庄治好,先得有个好班子,把人心拢起来。

高淑贞登门问计。拜访第一人,叫马厚滋,是老支书。村民说,他行得正、有主见。

马厚滋六十八岁,身材瘦高,短发直立,眉毛上挑。因患哮喘,说话费劲,慢声细语,但从不重复,句句在点上。他辈分高,高淑贞叫他厚滋爷爷。

说到用人,马厚滋先推荐叶恒德——心中有数,是个明白人,做事稳妥,有分寸。

马厚滋推荐的第二人,叫李云宽——交给他啥任务,他绝不会推卸。马厚滋任大队长时,李云宽是生产队长,了解他。

他推荐的第三人,叫李东刚——为人正直,讲原则。前些年,李东刚管煤车过磅。司机都想多装一些,超载部分是多赚的,但李东刚丁是丁,卯是卯,只要超过一二百斤,就非要卸掉,朋友也不行。

他还推荐马素利、徐绍霞,他俩和叶恒德,都是现任村干部。

高淑贞听罢,赶紧去找叶恒德,因为叶恒德正想辞职。

叶恒德老伴身体不好,眼睛看不见,说是白内障。高淑贞说:“我陪嫂子去看病。”

到了章丘,医生一检查,吃一惊:哪是白内障,脑里有颗瘤,压迫了视觉神经!

叶恒德慌了。高淑贞找了辆车,拉着人,直奔济南大医院,马上动手术。叶家一时凑不够钱,高淑贞拿出一万元。手术很成功。

看到高淑贞忙前跑后,叶恒德动心了,答应继续留任。

在一家钢球厂,高淑贞找到李云宽。他是火炉工,正干得满头大汗。见了她,很吃惊:“你咋来了?”

高淑贞诚恳地说:“云宽哥,我刚回村里工作,经验不足,人手不够。厚滋爷爷推荐你,我想请你回村,帮帮我。”

李云宽擦了把汗,直摆手:“谢谢你们高看我。我干了那么多年,力没少出,气没少受,连工资都没有。我还得养家糊口哩。我在这里挺好,活是累了点,可工资不少挣,每月六千多元呢,不求人,不受气,自由自在,多好!”

“六千多元?”高淑贞瞪大眼睛,“我可给不了这么多,只能答应给六百元,而且还得先欠着,等将来有钱了再补。如果村里没钱,我把自己工资给你。”

李云宽很干脆:“多少钱,我不在乎。我愿意为村里做点事,就是不想置气。”

“说得好!”高淑贞称赞道,“这是我婆家村,我既是做媳妇的,又是党员,有责任把村子建好。你是三涧溪人,又是老党员、老干部,更有这个责任。”

李云宽黑脸膛红了一下,神情有点羞愧。高淑贞趁热打铁:“再说了,厚滋爷爷为啥推荐你?因为他了解你,知道你能为村里做事,知道你口碑好。只要真心为老百姓做事,老百姓会拥护的。”

李云宽有点招架不住:“你口才好,我说不过你。等我回家,和你嫂子商量商量?”

“大老爷们,这点事都做不了主?”高淑贞激将道。李云宽被逼到墙角,没了退路:“好好好,我答应。容我同她吱一声,行不?”

高淑贞乐了:“行!”

后来,高淑珍又说动李东刚。2004年12月,村党支部换届,八十四名党员投票,高淑贞全票当选,叶恒德、徐绍霞、李云宽各四十八票,马素利四十五票。高淑贞任书记,叶恒德任副书记,马素利、徐绍霞、李云宽任委员。之后村委会换届,马素利当选村主任,李云宽、徐绍霞当选村委。三年后,选举第九届村委会时,李东刚进入班子。

补牛蒡

村旁,有个城东工业园,需要征地。征地涉及补偿,每亩地补一千二百元,每亩青苗补七八百元,都有统一标准,共约两千元。

三涧溪地薄,庄稼长势一般,种树更不行。树的补偿比庄稼高,果树分幼苗期、出果期、盛果期,幼苗每棵三十至六十元,出果期两百元左右,盛果期六百元左右。

冯占伯有三亩地,挨着水井,湿润肥沃。征他家地时,地里正长着牛蒡。

章丘一带一般不种牛蒡,补偿标准中,没有牛蒡。村民不识牛蒡,村民小组计算时,参照普通作物标准。冯占伯坚决不干,说这是名贵中药材,咋能跟麦子比?比树还贵哩!

村民说,牛蒡不是吃的吗?咋会比树贵?准是想讹钱!村民小组不知咋处理,就把矛盾上交,让村委会处理。村委会吃不准,又交给村党支部。

高淑贞也不认识牛蒡,说:“我们不能拍脑袋,还是要调查一下。不该补的,一分不多给。该补的就要补,别让他吃亏。”她主动上门,同冯占伯商量。

冯占伯端起架势,说:“牛蒡是名贵中药材,我这是块肥地,每亩有两万多元收入。如果地被征,今后都种不了,损失可大了。我这地还有二十年承包期,要按二十年计算,一次性补给我!”

高淑贞噗嗤笑了:“大伙儿都不认识牛蒡,只同意按普通作物补。你这狮子大张口,要一个黄金价?”

冯占伯说:“北京就有牛蒡补偿规定!”

高淑贞耐心解释:“按征地规定,补偿标准不能跨地区,只能执行章丘标准。但是,对牛蒡,不要说章丘,连济南也没有规定。你说的北京标准,我们只能参考,能不能达到,我说了不算,尽量去争取。”

离开冯占伯家,高淑贞想,他说的也有一定道理,不能因为现有标准里没有,就一推了之。她找人咨询,又上网查,吓了一跳:牛蒡价格随行就市,每年都有波动,行情好时,一亩地真可收入几万元!

高淑贞向办事处反映,办事处说,章丘的补偿标准里没有,没法按外地标准补。她把办事处的意见反馈给冯占伯,冯占伯梗起脖子:“如果没有合理补偿,我就不答应!”

冯占伯不肯签字,耽搁了征地进程。签了字的村民,也拿不到补偿,便怪罪起他,嚷嚷着:把牛蒡铲了!

这让高淑贞作难了。一边是冯占伯的合法权益,一边是补偿政策的空白,咋办?

挠了半天头,高淑贞有了主意,找到用地企业,提出折中办法:参照当年牛蒡价格,差价由公司补足。

公司老总不同意:“按协议,我们已把补偿款交给政府。要想多给他,也应该是政府给。如果我们多给了他,别人也有样学样,咋办?”

“你们交给政府的补偿款,是按普通作物核定的,同牛蒡的标准相差太悬殊。如果政府把补偿款多给他,别人就减少了,村民们能答应?”高淑贞进一步说:“请放心,村民不合理的要求,我们不会支持。但村民合理的要求,我们还是要支持的。冯占伯不是无理取闹,他不肯签字,征地进度就会受影响,你们的损失更大。你们算算看,哪笔账更划算?”

老总想想也是,没有更好的办法,便照高淑贞说的办。

最后,冯占伯以每亩两万元价格,如愿拿到补偿。

冯占伯痛快地说:“高书记,你已经尽心尽力,我不能再让你作难了。我签字!”

建公寓

自从到了三涧溪,高淑贞特别喜欢春天。春天,是播撒希望的季节。在她眼里,还有一层特别含义:每年的中央一号文件,就是希望的种子。

高淑贞一到任,就反复琢磨2004年的中央一号文件。2005年的中央一号文件,再次以“三农”为主题。她的许多迷茫、困惑,都在这两个文件中找到答案。从那时起,她就开始盼春天,盼中央一号文件,就像农民盼报春鸟。每年的中央一号文件,她都会反复研读,透过字里行间,寻找发展机遇。

2006年的中央一号文件,拉开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帷幕。高淑贞捧着文件,逐字逐句地读。

读到第十七条,“加强村庄规划和人居环境治理”,高淑贞眼睛一亮,埋头往下看,“加强宅基地规划和管理,大力节约村庄建设用地……”她怦然心动。三涧溪因地处章丘近郊,受城市建设规划影响,二十年来没批过新宅基地,很多家庭子女成家后,无法分户建房。

高淑贞兴冲冲地赶到街道办事处,跟领导谈了想法:抓住新农村建设机遇,为村里建几栋公寓楼,集中解决分户群众的住房困难。

领导不以为然:“新农村建设是‘以奖代补’,要先干起来,干成后再补助。有实力的村才能干,三涧溪干不了。”

高淑贞想,村子不发展,我咋向村民交待?不让村民得实惠,村民咋会拥护我?别人能干成,我咋就干不成?

双山街道有十八个村,四个村被列入新农村建设试点,三涧溪不在其中。千载难逢的良机,高淑贞不甘心错过,就向章丘一位领导反映。她迫切的态度、胸有成竹的信心,让这位领导很赞赏:“淑贞呀,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,就需要你这样的领头人,有一股干事创业的激情!你分析得有道理,我对你信得过,就帮你推一把!”

随后,三涧溪村被追加为试点村。此时,另四个村已开始规划审图。高淑贞率村两委班子成员,加班加点,一路追赶,规划许可、建筑许可、土地预审,过了一关又一关,手续一应俱全。高淑贞干得风生水起,引起上级重视,将三涧溪列为新农村建设示范村,予以政策倾斜支持。高淑贞抓住机遇,接连上马道路“村村通”、自来水“户户通”项目。

2007年11月,四幢公寓楼交付使用,分到房的村民们,兴高采烈拿到了钥匙,三涧溪村过年般热闹。

盖澡堂

高淑贞打听到,凡被列入示范村的,公益建设都能“以奖代补”,比例为四六开,政府扶持六成,村里自筹四成。她琢磨:村里公益设施薄弱,这样的机会,打着灯笼也难找,要争取搭上顺风车,把优惠政策用足。

有天晚上,开村民代表会,六七十人到会,会议室挤得满满的。开了两个多小时,屋里烟雾腾腾,隔两三米看不清人。高淑贞眉头紧锁:“吸烟不只是个人习惯,也事关社会公德。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,人的文明素质也是重要内容。我们定个规矩,今后,村里开会时,不要再吸烟,要吸烟到外面吸。”

高淑贞继续说,一到冬天,会议室一股怪味,有的人整个冬天不洗澡。现在村里条件在改善,大家也要养成洗澡习惯,这是一种文明的生活方式。

话音未落,会场就炸了锅。

“城里人冬天有暖气,我们只能烧煤炉,能用热水擦一擦,就很不错了。”

“城里有澡堂,我们如果有澡堂,我也会洗。谁愿意脏兮兮过日子?”

…………

高淑贞明白,别看众说纷纭,其实都盼洗热水澡。三涧溪有个习俗,每年腊月廿二,扫尘之后,村民会拖家带口,到城里的工厂澡堂,洗去一年尘埃,干干净净过年。

听着大家议论,高淑贞提出想法:“要不,咱们建个澡堂?”

众人一听,纷纷说好。几个懂基建的,当场算了起来:乖乖,要五六十万元呢!

高淑贞一打听,建公共浴池也能扶持,便同叶恒德、马素利、李云宽等人商议,趁机列入建设项目,一共列了十三项。

项目要先经办事处筛选,再报到章丘审批。负责筛选的,是办事处副书记王恩峰。他一看三涧溪村的报表,眼睛就瞪圆了:“咋这么多项目?需要六百多万元?”

高淑贞笑着说,“多是多了点,可都是村里紧缺的,是村民眼巴巴盼着的,我们已经压了又压,没有虚价。”

王恩峰用笔尖点着项目,一栏一栏往下看。“咦?建澡堂干啥?”他皱起眉头。

“村民反映,冬天没地方洗澡。”

王恩峰撇撇嘴:“明水热电厂有澡堂,你们可以上那儿洗嘛。”

高淑贞念苦经:“相隔十里路呢。再说车子也过不去,老头老嬷嬷咋办?”

王恩峰担心:“有四成资金是需要你们自筹的。你们能行吗?别成烂尾工程。”他拿起笔,征询高淑贞意见,“要不,把这项给划了吧?”

“别,别!”高淑贞慌忙拦住,说道,“村里没有供暖,冬天洗澡成了大问题。虽然过去都这么过来了,可现在条件不一样了。中央不是说了嘛,要让人民群众共享改革发展成果呢。请放心,自筹部分,我们会全力想办法解决,决不会拖后腿。”

“好吧。报上去试试。”王恩峰放下笔,感慨地说,“这么一大摊项目,如果都能批复、都能建成,三涧溪就一步跨十年喽!”

庆幸的是,报上去的项目全部获批。高淑贞兴奋地说:“先建澡堂,尽快让大家冬天洗上热水澡!”

三个月后,公共浴池盖成。村两委决定,水和煤由村集体负担,村干部义务打扫,村民每月免费洗一次,再洗时付一元钱。

公共浴池开放那天,村民们犹如赶大集,扶老携幼,端着脸盆,挎着换洗衣服,浩浩荡荡,浴池门前排起长队。

周边村民羡慕不已。上皋、徐家、吴家等邻村人慕名而来,只需花一元钱,就可美美享受一番。

一个澡堂,除了解决村民洗澡难、培养讲卫生习惯,还教会他们很多文明常识。

凤来栖

农村招商不是容易事,无工业用地指标,土地难以改变用途。高淑贞没少为征地忙乎,多为城东工业园效力。工业园能解决就业,但无法为村集体创收。高淑贞想,要增加村集体收入,村里必须招商引资。

有一天,村民李云岭兴冲冲上门:“天桥区有家公司,面临拆迁,正在找厂址。老板是位女强人,叫杨莲英,看了几个地方,都不满意,想来村里看看。”

高淑贞问:“她愿意搬到乡下来?”

李云岭笑嘻嘻:“我把你抬出来了,她听了很感兴趣,说要来会会你。”

高淑贞问:“企业是生产啥的?不会有污染吧?”

李云岭说:“是医疗设备,采血笔、采血针,都是出口的,对环保要求严,不会污染环境。”

“好啊!”高淑贞很高兴。

几天后,李云岭领着客人上门。两人一见如故,越谈越兴奋。高淑贞问:“你们用工量大吗?”这是她关心的事。

杨莲英说:“我们是劳动密集型企业,主要靠手工装配,是轻体力活,也是细活,最好是女工干,村民也可以领回家干,按件计酬。”

“太好了!”高淑贞拍着手,“这活再合适不过了!”

杨莲英相中一处厂房,提出条件:“你们必须在十天内,在厂外建一条硬化路,还要建一个配电室。”

“没问题,我答应你!”高淑贞沉着应道。

送走杨莲英,高淑贞约上徐绍霞、李东刚,到叶恒德家碰头。

高淑贞说:“杨总经常出国,见多识广;产品主要出口,有发展前景;用工模式灵活,妇女在家里就能就业。我算了一下,月收入能有两三千元呢。这样的企业,打着灯笼都难找,一定要想办法引进来。”

叶恒德老成持重,沉吟道:“这么好的事,能轻易让我们碰到?她的企业有那么好吗?”

“这好办。”高淑贞回答,“她来考察咱们,咱们也可以上门考察她。”

叶恒德知道她的性格,只要认准的事,非要做成,便笑着说:“咱们一起去看看,帮你参谋参谋。”徐绍霞和李东刚也跟着说去。

第三天,几个人来到杨莲英工厂。周围已拆成废墟,只剩下她一家厂,进出很不便。高淑贞明白了,杨莲英要求十天修好路,不是故意为难,而是急于搬家。

杨莲英领着一行人,里外转了一遍,车间一尘不染,井然有序,比她介绍的还要好,几个人啧啧称赞。在杨莲英办公室,高淑贞看到一摞荣誉证书,有“山东省十大巾帼英雄”,有“山东省三八红旗手”,更坚定信心。

杨莲英又提出新条件:七天内,硬化好厂区外的路。

高淑贞略一思忖,快言快语:“七天之后,你再去看。”

回到村里,高淑贞立即召集村两委,详细介绍情况,统一大家意见,接着战前布兵:“恒德哥,这片地是你庄里的,修路征地的事,你马上搞定,别耽误施工。素利,你配合恒德哥。”

徐绍霞担心:“万一人家不肯征,咋办?”

叶恒德微微一笑:“这事交给我了,保证不拖后腿。”

高淑贞心里一暖:这位老大哥,干起事来,从来不讲条件。

修路的任务交给村民赵大起,他有支施工队。高淑贞让赵大起火速赶来,下达任务:“明天就动手,白天黑夜干,务必在七天内干成!”

“七天?”赵大起有点犹豫,“那里是个石岗子,工程量不小。再说,她可能说说而已吧,哪会那么准?”

高淑贞说:“只要她有诚意,七天后准会来。”她明白,杨莲英如果不想来,不会提这个苛刻条件。既然提了,既有急的成分,也是在考察她,看她是否诚心,是否有能力。

第六天,杨莲英提前来了。

工地热火朝天,正在浇筑混凝土,高淑贞也泡在工地上。她掸掸身上的土,捋了下凌乱的头发,说:“杨总,请放心,明天保证完工!”

“哎呀,高书记,你真的很能干!”杨莲英由衷感叹,临走时表态,“只要你能确保我同村集体签,我就一定来!”

村委会同杨莲英签订厂房租赁协议,公司每年支付租赁费五十万元,每五年提高租金百分之十,为期三十年。

公司搬来后,三涧溪七十多人进厂务工,二百三十多人领零件在家装配。

…………

三涧溪的脱贫路,就这样越走越明亮,越走越宽广。

2020年6月13日,三涧溪人头攒动。济南市脱贫攻坚暨乡村振兴工作现场会上,高淑贞激情满怀:“我们将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嘱托,按照产业兴旺、生态宜居、乡风文明、治理有效、生活富裕的总要求,建设好三涧溪村,加快全面振兴步伐!”

 

编辑:时金

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

  • 热点推荐